2017年上半年,金融去杠杆从货币收紧扩大到强监管政策出台,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不断走高,不过,6月初以来,这种情况似乎有所改观,6月份以来,债券收益率再度出现快速下行。数据显示,5月11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最高攀上3.7%的关口,6月8日十年期国债收益率仍高达3.65%,不过,在此之后,一年期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快速下行。数据显示,截至6月26日,一年期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为3.4815%、3.514%。笔者认为,今年二季度以来,受银行同业监管影响,债市经历大幅度调整,目前短期债券品种的绝对收益相对较高,且收益率波动相对较小,仍然是配置价值较高的品种。

  当前形势或好于4月

  目前债券收益率的下行速度较快,市场担心会重现在今年3月“抢跑行情”之后,4月份出现的大幅调整。但当前的经济基本面、货币政策和监管环境都好于今年4月份,笔者认为,市场就算出现调整,其幅度可能也会小于4月份。

  从经济基本面上看,目前房地产投资已经拐头,PPI也开始加速向下,经济基本面虽然不会快速下行,但短期超预期的可能性也不大;货币政策方面,央行当前的货币政策态度较之今年4月份更为鸽派;监管方面,监管政策的密集出台已经告一段落,未来就看监管政策的落地情况,其对市场的冲击应该也小于今年4月份。

  目前时点来看,债市最坏的时间或已过去,从中长期来看,债市的配置价值或已显现。一方面,收益类曲线非常平坦,配置短久期债券即可以获得较好的持有期收益,确定性较强。另一方面,待市场去杠杆结束后,可通过灵活地波段操作,获取资本利得,实现增厚收益。

  市场政策预期或过度乐观

  当前债券收益率不断下行引发市场的热烈讨论,市场对债市的乐观情绪再起,但我们认为债市受流动性驱动的特征显著,当前收益率的下行更像是流动性预期的再修正。对基本面方面的利好预期可能没有太大问题,做久期交易的难度也在下降,但是对于监管和货币政策的预期可能是过于乐观的。

  必须要看到,本轮货币政策和监管政策收紧,有两个大的背景,一个是全球超宽松货币政策的退出,一个是金融自由化态度的转向,中国金融自由化进程可能已经告一段落,在这种背景下,监管和货币政策风险可能还没有出清,讨论债券大牛市还为时尚早。

  存贷基准利率是政府确定的资产价格锚,贷款基准利率的比价效应,对债券利率产生了较大的制约效应,需要关注其变化。货币市场利率锚则是政府调节金融杠杆的重要工具,央行应该会将货币市场利率保持在“既能控制金融杠杆,又能保持金融稳定”的位置,货币利率很难回到牛市时的状态,但也不会过高。要关注贷款基准利率锚和货币市场利率锚的影响。

  目前我们观察到,存单到期的越多,债券反而涨得越厉害,这可能是因为存单到期带来了流动性的释放。目前增量的理财资金已开始大量配置新发存单,旧存单到期时,之前配置存单的非银和部分银行则重新获得了流动性。这部分资金成为当前配置信用债和利率债的主力,带来了收益率的下行。7月份债券供给有可能放量,市场如果出现一定的调整,或许是配置的好机会。

责任编辑:陈忱

相关报道: